在線咨詢
2019- 1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位置>首頁>業界動態
業界動態
業界動態

        最近來到上海圖書館的讀者可以試用一項新功能——“掃一掃”手機借書。上海圖書館完成了手機借書公測平臺開發,讀者在上圖書刊外借室書架上拿起任何一本書,用已綁定上海圖書館讀者證的手機掃描上海圖書館館藏條碼,就能成功外借該書,不用再通過擺放在固定地點的自助機器借書。這意味著上圖在多年來適應移動互聯網發展,推行“移動優先”的服務理念下,如今,讀者通過手機已能實現幾乎所有圖書館大眾功能——它既是一張可以刷進圖書館門禁系統的讀者證,也能完成借書、續借、檢索、電子書閱讀、向館員提問、預訂活動門票等各種服務。


        “掃一掃”借書意味著什么?上海圖書館副館長周德明設想了一個場景,讀者在書架前瀏覽,發現心儀的書,掏出手機,掃一掃條碼,就完成了借閱,而不是像過去一樣要走到安放在固定位置的自助機器旁進行掃碼。“讀者背上一個書袋,借一本書就放進去,然后移步到下一個書架,完成所有借閱以后,輕松通過門禁,回家。”在這樣的場景設想下,上圖為首批體驗手機借書的讀者準備了一個布袋作為禮物,“這也是在今年世界讀書日前夕,我們送上的一份讀書禮物”。


        通過門禁——看起來是一個不起眼的步驟,恰恰是手機借書的一個關鍵技術點。去年8月15日,上海圖書館與上海阿法迪智能標簽系統技術有限公司合作,推出手機借書小試公測,對2400余冊外語圖書外借服務進行測試。截至去年底,在4個半月中這2400余冊圖書館被940人次用手機外借了1941冊。一方面表明,讀者接受手機借書這項新生事物,另一方面,公測中也未發生重大的技術故障。因此,目前開始的中試公測將借閱范圍擴展到了上圖所有可供外借的50萬冊書刊。阿法迪智能標簽系統技術有限公司聯席董事長張良元介紹,手機借書中試公測需要解決的技術難點主要有三,其一是開發涉及到圖書館流通系統中多家公司軟硬件產品,在原有服務鏈上進行多方協作同步改造;其二是中試范圍是50萬冊書刊,借閱高峰時所產生的數據,對外借室門禁的壓力將成指數級增長;其三,上海圖書館開架流通是上海市中心圖書館總分館體系下的全市“一卡通”流通,手機借書中試公測不能影響二百多家分館的流通服務。


        “具體來說,手機借書并不改變目前施行的借閱方式,包括老年人更習慣的傳統借書和已經被廣泛接受的通過自助機器借書。這就意味著新的技術不能影響目前的技術模式。我們通過對RFID(射頻識別)標簽的細微調整,讓門禁系統增加了對手機借書的識別。需要解決的是,圖書流通高峰時間,讀者同時手機借書造成對系統流量的壓力以及門禁系統識別的速度壓力。”上圖讀者服務中心副主任金紅亞介紹,為解決門禁壓力問題,曾有一個方案是設置2米長的門禁通道,以延長讀者通過時間的方式,緩解門禁識別壓力。“但對讀者來說,這肯定會造成一定不便,我們最終否決了這個方案,通過技術攻關,解決了這個問題。”


        手機借書公測平臺的推出,打通了手機二維碼讀者證和手機借書間的業務鏈。周德明說,對讀者來說,這是借書體驗的改善,對圖書館來說,也將有效節省流通服務成本。特別是在未來的上海圖書館東館,以藏借閱一體為目標,沒有閱覽區與借書區之分,在廣闊的圖書館空間,讀者既可以進行閱覽活動,又可以直接借書,“假如還是以自助機器和人工服務為模式,要設置多少臺機器和服務點呢?手機借書實際上就是把圖書館的外借點從多個擴展到無數個,圖書館排隊借書的場景將一去不復返。”


        目前,上海圖書館活躍讀者(過去一年有借閱記錄)80余萬,手機通過微信公眾號綁定上海圖書館讀書證的讀者超過30萬。“預計手機借書功能的推出,將讓更多人用手機綁定讀書證,從而使得我們通過手機提供的閱讀服務、推送的閱讀內容,惠及更大人群。”周德明說。


        據悉,上海圖書館推出的手機借書服務為全國首家,上海多家區級圖書館已前往“取經”。未來,或許可以期待,在上海公共圖書館系統全面實現手機借書服務。而對建設中的上海圖書館東館來說,智能化的想象空間十分廣闊,手機借書是優化服務方案的其中一項。目前,上圖東館已建起地上6層,預計年中結構封頂。東館定位為面向公眾的圖書館,建成后將與目前上圖淮海中路館舍形成大眾與專業服務的不同定位分工。


來源:上觀新聞

用戶評論
賬號
 密碼 >驗證碼     
評論內容
更新時間:2019-04-17  | 單位:館員組 | 點閱數:363
北京一十选五